杀生业报因果实录(六)

华藏书院知识库
< 所有主题
Print

  51.雷殛狂生
  
  我乡有一人叫罗吉亭,是读书人,性情轻狂,不信因果,专作批评佛教、道教的文章,曾经写下毁谤僧道的许多言论,并将它张贴四壁。友人经常劝诫他,但罗吉亭依然放任自己,不觉得自己有何错处。
  
  民国初年,罗吉亭借住荣州吴家寺教书。初秋时,有天他带学生钓捉虾蟆,捉了一百多只,放在厨房,因事出外。他的妻子朱氏,不忍许多虾蟆被活活剥皮,于是把虾蟆全数放生。
  
  罗吉亭回来后非常生气,痛打妻子。朱氏愤而上吊自杀,罗吉亭仍然怒气未消,破口大骂,还在妻子的尸体上大力践踏。
  
  此时,忽然阴云四起,天上打雷,轰隆一声,旋即恢复晴朗。只见罗吉亭被雷打中,全身焦黑,身体和头已经分隔两处。而朱氏却奇迹似地活过来了,直到现在还健康在世。
  
  这是民国元年的事,那时我在成都办事,想起先父紫兰公,曾在手谕中记下此事。事隔廿年,早已忘了。今因同乡顾雅斋先生来,偶然研究现在的人,都说雷打人只是触电,因果报应是没有的。雅斋先生详细说出这事,叫我记录出来,让人知道。顾翁是罗吉亭的妹夫,当日亲见这事。(本文摘录自《因果轮回实录——宽静大师》)
  
  52.红虫示报
  
  明末在无锡有一人,名叫薛子兰。他喜欢饲养金鱼,每取红虫饲之,所杀之数不可胜计。
  
  后来薛子兰得了怪病,全身奇痒难耐,不停地用手抓身体,而手上像是握有东西,不断地丢弃。
  
  他还叫说:「有千万条红虫,在我身上钻来钻去!」
  
  因为遍体抓烂,薛子兰最后是痛楚难忍而死。
  
  53.群猪索命
  
  宋朝时,有一屠夫,名叫赵倪。
  
  有一天晚上,梦见猪只千百头一起对他说:「我们被杀,受尽痛苦!今天起,是你还罪偿债的时候了!」
  
  赵倪不以为意,就在隔日天未亮,准备杀猪时,忽然嚎叫几声,发狂而死。他的家人都不知原因。
  
  54.蟋蟀酬冤
  
  明末,杭州张某喜好斗蟋蟀。斗输的蟋蟀,他便将头扯下丢弃,行为十分残忍。
  
  后来张某在背后长满烂疮,烂疮烂肉形如蟋蟀头,而且长得到处都是。
  
  某日,他不小心戳破烂疮,疼痛有如刀刺入骨,张某于是哀号至死。
  
  55.惨同车裂
  
  有一广州市人,名叫方湖,是个屠夫。每逢岁暮,村民必杀生祀神,方湖则执刀,沿门代人屠宰。
  
  某日他喝醉酒,醉倒在路上,忽然有大车急驶而过,刚好从他身上压过。方湖当场肚破肠流,血流遍地,在场看见的人无不惊骇失色。
  
  56.沸汤猎报
  
  汾州有一猎户刘摩儿和儿子相继死亡。
  
  后来与刘氏父子相识的友人因病昏迷数日,醒后到处对人说:「我在阴间看见刘氏父子,他们在大锅里被火烹煮,肉烂见骨,哀号不已。然后一阵风吹来,又恢复人形,随即又继续被烹煮。」
  
  于是,我便问一旁的鬼吏:「是什么原因致使他们如此不断受苦?」
  
  鬼吏回答说:「这是生前打猎残杀无数,故受此罪。」
  
  57.人鹿无别
  
  庐陵人吴唐,擅长射猎,常常带着儿子一同打猎。
  
  有一回,他们遇到母鹿与小鹿。吴唐当场拿出弓箭将小鹿射死,见状的母鹿非常悲伤地跑开。之后,吴唐继续埋伏在草中,等待野鹿出现。
  
  后来看见草中似乎有动静,以为又是野鹿,于是发箭射它。没想到,射中的竟然是在草堆中玩耍的儿子。
  
  吴唐抱着死去的儿子痛哭时,听到空中传出声音说:「吴唐啊!野鹿丧子的痛苦与你丧子没有差别啊!」
  
  58.杀业现报
  
  鄱阳有一姓董的人,喜好捕杀飞鸟。他常常将抓到的鸟,用竹签贯穿头部,燃烧茅草烤熟来吃,所杀害的飞鸟无数。
  
  后来他生病,身体皮肤粗糙,有如树皮,而且奇痒难耐。他焚烧茅草来烘烤皮肤,略能减轻痛痒,但皮肤却更加干裂,不断流血。不久,又患了头痛,唯有命人以竹片敲击脑袋方可减轻疼痛,但是简直生不如死。
  
  如此痛苦地过了三年,他终于死去了; 死状如同他所杀害的小鸟一样。
  
  59.死状如鳅
  
  秀州人陈五,喜食泥鳅,发明了五种烹煮泥鳅的方法,还以此自豪,四处炫耀。
  
  后来陈五生恶疮,疼痛异常,而且全身几乎溃烂,最后痛苦而绝。死状就宛如泥鳅死去的样子一般。
  
  60.临终异相
  
  民国初年杭州屠夫郑某,所杀无数。将死之时,时常见到过去所杀之牲畜来索命,精神状态一直不稳定。
  
  如果有人说:「鸡来!」郑某则两臂搧动,有如鸡只被杀。
  
  如果有人说:「鹅来!」郑某则伸颈摇臂,发出哑哑悲鸣之声。
  
  如果有人说:「鳖来!」郑某则缩头、缩手、缩足,令人哀怜。
  
  每每叫出某类畜名,他都会做出某物被杀时的样子。后来,他就是这样备极恶形而死。

标签:
上一个 杀生业报因果实录(五)
下一个 杀生业报因果实录(四)